愛之谷官方商城,讓你免費操作,施展您愛愛的本領。成人用品,飛機杯,震動棒,仿真陰莖,名器倒模,助勃潤滑等。

casaros,新手必看

  她,学古典文学的女生,漂亮、浪漫;他,学应用物理的男生,严谨、务实。

  两人不甚相配,但,还是结婚了。

  用她的话说:“在最想结婚的时候,恰好碰见他,也就结了。

  ”  语气里有那么一点点不甘和无奈。

    他却很高兴,娶到这么一个漂亮能干的妻子,简直超出他的预期。

  没事的时候,他会把她和身边熟人的老婆比,然后告诉她结论:“我的老婆是最好的!”  她淡淡一笑,说:“无聊。

  ”  她心底有一个小秘密,那就是,她一直默默爱着另一个人。

  那个人,是她大学时教授古汉语的老师,这份爱情因为得不到,更让人欲罢不能。

  她珍藏着老师手抄给她的词,是陆游的《诉衷情·当年万里觅封侯》,不过将最后一段改成了:此生谁料,心在香山,身老沧州。

  她的名字里,有一个“枫”字,秋天的枫叶是红色的,而香山,以红叶闻名。

  一份感情,要这样曲折隐晦地表达,她看了,说不出的苦涩,苦涩里又夹杂着甜蜜。

    她等,一直在等,青春在等待中溜走,而最终,老师也没能给她一个想要的结局,对她说:“没办法,她不肯离,有孩子啊,没办法……”她决定放手了,她不愿意自己视作生命一样珍贵的爱情,到头来却让老师如此为难和痛苦。

  如果不能和老师结婚,那么,和谁结不也一样?这时候,恰好别人介绍了他,于是,她嫁给了他。

    他一直待她很好,他不会写诗,不懂浪漫,但是,他疼爱她。

  她有关节炎,不能碰凉水,他每天早晨起来,第一件事情,就是打开家里煤气灶的两个灶头,同时烧水,等她起床,家里的5个热水瓶全都灌满了。

    他也包容她所有的爱好,她去看电影,他陪她去,给她拿包、拿水,在她流泪的时候,给她递上纸巾,尽管,他会在旁边的位置上睡着;她去听音乐会,他不想听,就先送她过去,估摸着要结束了,再去接她,什么时候她出来,总能看见他站在门口的身影,从未让她等过1分钟……   还有,他欣赏她,在外人面前提起她来,总是一副自豪的样子:我老婆那菜做得,只要给她尝一尝,她回家就能做得差不离;我老婆那文采,我们家的生活费基本上都是花她的稿费;我老婆那皮肤,天生丽质,从不用化妆品,真给我省钱;我老婆那人,不虚荣,什么名牌都不要,就爱看个书……成天“我老婆我老婆”,搞得别人都很好奇,争相一睹她的风采,发现也不过就是个寻常人嘛。

    最后她也有点儿不好意思了:“你别这样夸我,多不好!”他头一扬:“怎么了?我夸老婆还不让?”她被他那副理直气壮的样子逗笑了,说:“瞧你那傻样!”  有时候她会想,这个世界上,看我哪儿哪儿都觉得好的人,对我提的任何要求,都会当作一件大事想办法去满足的人,大概就只有他了。

  他真的是一个很好的结婚对象,温厚、忠诚、人品好、会疼人,只是曾经沧海难为水,她总是不自觉地会拿他和老师比,和老师之间那种心有灵犀的默契,那种精神交流的酣畅,那种欲说还休的情愫……和他,从未有过。

    也因此,她对他,似乎总是淡淡的样子,热情已经用尽,剩下的,只是和一个实在庸常的男人,平淡安静地相守。

    他们婚后有了一个可爱的儿子,儿子是她的心肝宝贝,也和她最亲,会勾着她的脖子说:“妈妈你要慢慢地长啊。

  ”她问:“为什么?”儿子说:“你要是长得快,和我长得一样快,那我长大了,你就老了,就死了,所以妈妈,你要慢慢长,等我长大,我不想让你老,让你死。

  ”儿子这样的话,总让她有一种要落泪的感觉。

  他也对她说:“我知道,你在儿子心目中的位置是无可取代的,我只希望,我在你心目中,也有一个小小的位置,不会被别人取代。

  ”   她也问自己:会吗?不会的。

  她回答自己。

  儿子是她的命,她怎么能让儿子的世界坍塌(是男人就把她搞大),而他,这个善良而无辜的男人,她怎么能伤害他?  日子就是这样慢慢过下来了,而对老师的思念和怀想,似乎成了一种背景,一回头总能看到,又似乎是一个港湾,心很累的时候,她会允许自己花上一点时间沉浸在回忆里,和老师的点点滴滴,甜蜜又苦涩的感觉,那样熟悉又遥远……她把这种回忆,当作给自己的一种奖励。

    有一天,她突然接到老师的电话,老师告诉她,妻子前不久病逝了,儿子也出国了,他现在是一个人。

  又问她:“你现在过得好吗?”又问她:“这个周日你有时间吗?我们见个面吧!”她顿时心乱如麻,脑子里一片空白。

  有多少次,她想过和老师重逢的画面,现在真的要来了,她为何却是这般的胆怯。

    她的脸色一定有些变样了,他关切地问她:“怎么了?”她说:“没事,一个老朋友,约周日聚一聚。

  ”一连几天她都是魂不守舍,他让儿子多陪妈妈:“你妈妈看起来有心事呢。

  ”  周日那天,她去赴约,不过才隔了将近十年的光阴,她的老师,怎么老成这样了?一个干瘪的木讷的小老头,让她觉得陌生,那个在课堂上妙语连珠挥洒自如的老师呢?难道只是出自她的记忆?还是,她的记忆美化了老师?  有一些东西在心里坍塌了,她有些后悔:真不该来的。

  又有些释然:来了也好,十年的忘不掉放不下,也到了该了结的时候。

    她和老师在街头告别,说再见,说再见的同时,她心里已经清楚:不会再见了。

    儿子打电话来:“妈妈,你什么时候回来,我和爸爸等你吃晚饭呢。

  ”她原本被抽空的心蓦地一热:“妈妈这就回,等着啊!”在这样的时刻,能有一个温暖的家可以奔赴,她突然对这一切充满了感激。

     到了家所在的路口,她远远就看见了他拉着儿子的手,正在等她。

  她加快了脚步。

    晚上,两个人躺在床上,她突然对他说:“你知道我今天去见谁了吗?”  他翻了个身,打了个哈欠,说:“太晚了,先睡吧。

  ”  她说:“你不想知道吗?”  他没出声,她看了看他,他发出轻轻的鼾声,已经睡着了。

  她在心里叹了个气,摇摇头:唉,他就是这个样子,粗线条大心眼,没办法。

    他的脸埋在枕头里,悄悄地笑了——其实,他知道的。

    他知道的,在结婚的那一天,他去接她,花车经过音像店,传出一首歌:“……因为明天,我将成为别人的新娘,想你想你想你,最后一次想你……”她的泪水突然就掉了下来,那时候,他就知道了。

  还有,她的沉默、失神、怅然……他都知道,那是因为什么。

  但他从来没打算就这个问题去和她弄个一清二楚——因为一旦说破,那他就得拿个态度出来:你已经嫁给我,就不能再想别人了,如果你再想别人,我就……就怎样?发怒吗?伤心吗?离婚吗?而依她的性子,百分百会这样接招:是的,我想着另外一个人,我一直爱着他,我对不起你,我们离婚吧!离婚?和这么好的一个老婆?他才不干呢!即使她的反应不会这么激烈,但,她心里会别扭吧?他心里也会别扭吧?总是这么别扭,积累在一块儿,对婚姻也是有杀伤力的。

  很多东西,一旦说破,就收不回来,就坐实了,就再也无法抹去了;而如果不说,为对方留有余地的同时其实也是为自己留了余地,相信时间的力量,就像大风经过之后的沙丘,一切都被深深掩埋,没留一丝痕迹……   那么最好的方法,就是装作什么都不知道,就是好好对待她,让他对她的爱,让她对儿子的爱,结成一条坚不可摧的防线,一点点挤走她心里的那个秘密,直至不露痕迹地全面占领她的心。

    夫妻间的很多问题,就像皮肤上出现了一小块破损,有一些,是癌症前期,需要马上去解决,越拖下去越严重;有一些,只是简单的擦伤,你不去碰它不去管它,慢慢地,它自己也就好了,如果你时不时总去挠它一下,那它总也好不了。

    是的,在他们婚姻的很长时间里,她都想着念着爱着另一个男人,那又怎样?重要的是这个女人嫁给了他,一直和他生活在一起,是他儿子的母亲,他们有一个温馨和睦的家庭,没有什么比这更重要的。

  而且,他在心里狡黠地笑了一下——他知道他媳妇那人,眼里容不下沙子,做不了什么出格的事儿,也就是,在心里想想而已。

    今晚过去,她大概想也不会想了,他心里涌上了一些怜爱的情绪:这女人真是傻啊,为了一份校园里的感情,心心念念记了这么多年,这不正说明她的纯粹和长情吗?我没有看错人,这样一个女人,是值得好好珍惜和守护的,就让她以为我什么都不知道吧,没有任何心理负担地生活,好在,都过去了。

  他轻轻呼出一口气:明天,将会是新的一天了。

  

“这愿不愿意他都得有份工作,你说他眼睛能恢复,那得什么时候,一年半载还好说,十年八年的,难不成你要养他一辈子?大小伙子的,只是看不见而已,又不是不能自力更生。

  ”  其实叶紫的话没错,我虽然眼睛不好使,但也得自己养活自己。

    要是能挣多点钱就更好了,可以替女叟子分担一下,说不定哪天我能撑起这个家,让女叟子她们过上好日子呢!中午,女叟子做了一顿丰盛的午饭,也让我跟叶紫互相认识了一下。

    叶紫这个女人我之前听女叟子提起过,她是我女叟子的闺蜜离过一次婚,典型的单身富婆,只不过她比一般的富婆更优质。

    女叟子说她要在这住几天,我倒无所谓。

    只不过我没想到她这人竟这么随意,直接穿着一件吊带丝绸睡裙就出来吃饭,一头大波浪的秀发别到一边,修白的大腿从齐膝的下摆露了出来。

    她坐在我对面,这时我才发现她眼角有颗红痣,这样的女人既聪明又风马蚤多情。

    但不得不说,叶紫确实很有魅力,跟女叟子这种柔顺温婉型截然不同,举手投足间都充满了十足的女人味。

    她夹了一根烤肠,妩媚朝我笑了笑,“苏瑶,你们家的肠都这么大?”  我脸上一热,这个暗示我怎会听不明白,但女叟子似乎没听懂她的意思,“大吗?还行吧,你可以切小块吃。

  ”  “我比较喜欢整根咬。

  ”  说着媚眼带笑瞥了我一眼,随即红唇轻咬,不料烤肠里的酱汁溅了出来,沾到她脸上。

    她用拇指擦掉,便伸出舌尖舌忝了舌忝拇指,一时间我看愣了,比起面前的美食,她给我的感觉更秀色可餐。

    叶紫抬眼看向我,我装作若无其事地用餐,她开口道,“正帅哥,有没有兴趣来我店里工作,工资高,而且……”  她用脚故意足曾了足曾我的小腿,一副意味深长的模样,“待遇福利好。

  ”  “什么工作适合我这样的人。

  ”她的脚很滑,撩得我心痒痒的。

    “催乳师。

  ”她轻笑道。

    我佯装一脸惊讶,“我一个男的还能当催乳师?”  “这有什么不可以的,你看不见,客人又不介意当然可以,我那里正缺你这样的帅小伙,而且……”  她媚眼如丝看着我,突然用脚尖轻碰一下我那里,“只要你过来,我亲自手把手教你。

  ”  我喉咙发紧,这女人就不能好好说话吗。

    女叟子见我半天没说话,以为我不愿意,便说道:“叶紫,他可能不喜欢这种工作。

  ”  “哎呀,那太可惜了,你小叔子资质这么优秀,本来我打算给他开底薪一万的,努力点加上提成一个月好歹有个两三万。

  ”叶紫一脸惋惜道。

    “我干。

  ”薪资这么丰厚,说不动心是假的,而且我现在缺钱,便毫不犹豫答应了。

    “好。

  ”叶紫嘴角上扬,笑了笑,“我就知道你会答应的。

  ”  叶紫让我一个星期后再上岗,而这个星期内她都会对我进行培训。

    晚上,女叟子端着一杯女乃送到房间给我,却没有立刻走,站在我面前一副谷欠言又止的模样。

    “女叟子,还有什么事吗?”我问道。

    女叟子穿的睡衣有点透明,美妙丰盈的身体被睡衣朦胧地遮盖着,风景若隐若现,让我移不开眼。

    女叟子呐呐开口道,“阿正,其实你不用勉强自己,我听叶紫说那工作挺辛苦的。

  ”  摸月匈还辛苦?催乳师应该是这世界上最幸福的工作吧。

    “没事。

  ”我一脸轻松道,“这份工作挺好的,而且我不想一天到晚闲在家里,再说了,女叟子一个人养家也不容易。

  ”  一提到这,女叟子脸上添了一份惆怅,随即让我早些休息就回房了。

    我正在喝女乃,叶紫突然走了进来。

    “你女叟子的女乃好喝吗?”突如其来的声音吓得我嘴里的一口女乃飙了出来,却惹得她眉开眼笑。

  这一笑百媚,嗔怪的话顿时说不出口,我不慌不忙地解释道,“这是牛女乃。

  ”  “我刚刚看见苏瑶挤了女乃,就端进你房间了。

  ”  她见我一脸紧张,便笑了笑,“苏瑶不知道听谁说喝人女乃可以治疗眼疾,就把自己的女乃挤给你喝了。

  ”  “哦,是吗?”我有些慌,试图辩解道,“女叟子说了这是牛女乃,喝了有利于眼睛恢复。

  ”  “骗子。

  ”叶紫突然靠近我,用指尖擦过我嘴角的女乃渍,放进口中,随即在我耳边呵气道,“牛女乃跟人女乃味道能一样吗,装傻充愣的小骗子。

  ”  我耳根一麻,失了魂般被她牵到床边,她坐到床上褪去了睡裙,拉起我的手,将它放到她的绵车欠处,红唇轻启道,“来,我们开始吧。

  ”  “你,你要干什么?”我脸上一热,心若擂鼓。

    “教你催乳呀。

  ”叶紫凑了过来,揶揄道,“怎么,你还害羞呀。

  ”  两人近在咫尺,她眼角的红痣仿佛能摄魂勾魄,迷人的体香萦绕鼻尖,妖娆的身姿更是惹得我浑身一紧。

    这女人简直就是妖精!  “太…突然了,有点措手不及。

  ”不知道因为是紧张还是兴奋,我说话竟有些口齿不伶俐。

    她笑了笑,“习惯就好。

  ”  说着便平躺了下来,拉着我的手按了上去,“记住这些位置,你用拇指,食指和中指的指腹面,顺乳腺管纵向来回按摩。

  ”  我按照她所说的方式,开始给她进行按摩,我双手不禁微微颤抖,那细腻柔车欠的弹性,让我有些头晕目眩。

    “嗯——”叶紫嘤咛了一声,舒服地眯了眯眼,“位置找得挺准的,就是力气小了点。

  ”  如她所愿,我加重了一些力道,她随即回应了起来“啊——这个力道正好,嗯——对,就是这样,嗯——。

  ”  也不知道她是舒服还是故意的发出那种声音,害得我一身燥热,下面更是难受的厉害。

    简直就是折磨!  我停了下来,转身尴尬咳了一声道,“叶姐,你能不能别发出那种声音啊。

  ”  “不能。

  ”叶紫绕到我面前, 媚眼如丝地瞥了我那里一眼,调侃道:  “原来小家伙都变成大家伙了,定力还是差了点,憋着你也难受,要不要我帮你?”说着便步步逼近。

  “别,叶姐。

  ”话音一落,我整个人被推倒在床上,叶紫便攀附上来,邪魅地笑了笑,“别什么别呀,你不是难受吗,我可以帮你呀。

  ”我撑起身子一看,才见识到什么叫香艳绝伦。

    只见她伏低着身子,红唇轻启,咬住了拉链,轻轻往下一拉。

    裤链被拉开了!  “你…你在干什么?”我明知故问,眼睛始终无神地看着她,这种关头不能露馅,否则功亏一篑。

    “帮你呀——”她的声音都变得更撩人了。

    我浑身躁热得不行,只觉得额头上的青筋突突地跳。

    妈的,这女人真是要命!不办了她,简直对不起她了!就在她解开扣子那一刻,我猛地将她扯了上来,翻身把她压在了身下。

  叶紫笑得花枝乱颤,媚眼如丝。

    突然我猛地警醒过来,我要真办了她,她跟女叟子一说,那我在女叟子面前辛辛苦苦塑立好的形象岂不是全毁了,这可不行,我赶紧把她推开了。

    “都这样了,你还真能忍。

  ”叶紫瞥了一眼我身下的挺立,坐了起来,“算你通过考验了,明天开始进入正式培训。

  ”  我赶紧起身,有点不明所以,“什么考验?”  “男人当催乳师首备的一点就是要克制得住自己的谷欠望,你没有让我失望,我的店就需要你这种人才。

  ”叶紫道。

    我感觉自己被耍了,没好气道,“那要是刚才我经不住 讠秀.惑呢?”  “那就水到渠成,一夜春宵呗,不过嘛…”她挑眉看了我一眼,“你会失去这份工作,毕竟,这岗位招人得严格。

  ”  好险!我松了口气,还好自己定力足,不然差点丢了一份高薪工作。

    叶紫突然向我凑近,用指尖轻轻滑过我的脸颊,“刚刚教你的学会了没?嗯?”  两人近在咫尺,嘴唇几乎都能亲上了。

    妈蛋,这女人净挑事,简直就是妖精!  要不是看在女叟子面子上,我早就把她推倒了。

    “没呢,要不再来一次,我肯定能学会。

  ”我故意说道,想多揩点油。

    叶紫忽然妩媚一笑,“那今晚别睡太早,晚上十点记得来你女叟子房间,有福利哟——”  十点有福利?  叶紫撩得我一身火便离开了,我惦记着她刚刚的话,到底是什么福利,激动得想睡也睡不着。

    左等右等,终于到了十点,我悄悄走到女叟子房间门口,突然听到房间里传出时断时续的轻哼声,还有叶紫那个女人的笑声。

  (老板和我在办公室爱爱)  我滴天,这是在干什么?难道这就是她说的福利?  我脑海中禁不住有些浮想联翩,发了疯般想看,可门关得死死的,让我像被猫爪子挠一样难受。

    突然我想起一个事,赶忙跑回自己房间。

    以前我无意间发现,在靠床墙上挂着一张风景画,画后面有一个小洞,刚好可以看到女叟子房间!  顷刻间我脑海中的邪念越来越强烈了!  我把画拿了下来,露出一个小洞,女叟子房间的低喘声立马传了过来,我狠咽了口唾沫,睁大眼凑了上去,顿时看到了无比香艳刺激的画面。

  


爱之谷官方商城

https://www.printedwristbands.xyz/twa.aspx?1666.html

https://www.printedwristbands.xyz/twa.aspx?4939.html

https://www.printedwristbands.xyz/twa.aspx?5318.html

https://www.printedwristbands.xyz/twa.aspx?6271.html

https://www.printedwristbands.xyz/twa.aspx?5463.html

https://www.printedwristbands.xyz/twa.aspx?4286.html

https://www.printedwristbands.xyz/twa.aspx?6935.html

https://www.printedwristbands.xyz/twa.aspx?4013.html