愛之谷官方商城,讓你免費操作,施展您愛愛的本領。成人用品,飛機杯,震動棒,仿真陰莖,名器倒模,助勃潤滑等。

angelina jolie nude,新手必看

“谢叔,是这样的,过两天二丫不是要交生活费了么,我们志国已经很久没打钱回来了,所以…”季玉珍低着头,不敢看老谢的眼神。

  确实,让季玉珍这种脸皮比较薄的女人三番五次跟人借钱,确实有点难为情。

  “哈哈哈,原来就这事儿啊?看你这样儿,管我叫声谢叔还跟我在这儿客气呢,没问题啊,你说吧,要多少。

  ”老谢大手一挥,很是大方。

  王小薇那几十万他没办法帮她还,但身上几万块钱还是能拿出来的。

  “也不要多少,就借一千块就行了!”季玉珍是真的有些不好意思,这已经是她第四次跟老谢借钱了。

  从他的男人张志国去城里打工以后,就很少回来了,每次打电话过去,张志国都是说工地上活儿多,回家路又远,舍不得车费。

  一开始还会打点钱回来,可是随着时间越来越久,最后连钱都不给娘两打了。

  村子里一直有谣言说,张志国去了城里,认识了个有钱人家的女人,没打算再回村子了。

  季玉珍一开始自然是不相信的,可是随着时间过了这么久,也没点什么音信,心里唯一的一点坚持,也开始动摇了。

  “玉珍啊,听谢叔一句劝,找个好人家嫁了吧,二丫那么乖,没人会对她不好的。

  ”老谢从屋子里取出了一千块现金,交到了季玉珍手里,劝说了一句。

  “嗯,我会考虑的,谢谢你了谢叔。

  ”季玉珍一脸的落幕,拿着钱勉强挤出一丝笑容。

  “老医生!不好了,蒋宏博要强拉着王小薇回城里去,你快点来看看!”这时候,一阵急促的叫喊声从远处传了过来。

  “什么?蒋宏博?他不是开车回城里了么?怎么又回来了?”老谢心里咯噔一下,瞬间跌到了谷底(夹逼自慰)。

  来不及多想,老谢连忙往王小薇家里跑,一边跑一边转过头:“玉珍,你马上去找王铁柱,让他带人来帮忙!”“好的谢叔,我马上就去!”季玉珍虽然不知道为什么老谢这么担心王小薇回城里,但是认识老谢这么多年,也知道他的为人,也连忙打着手电往王铁柱家里赶了过去。

  “到底怎么回事儿?一边走一边跟我说。

  ”老谢火急火燎的跑到张碧琴身边,对着她问道。

  “汗,你刚走了没多久,蒋宏博就带了两个人,想把王小薇给带走,说是要让她去陪哪个男人睡觉,王小薇也没办法,让我快点来找你!”话还没说完,张碧琴就看到老谢已经撒开脚丫子跑远了,心里不由得一阵郁闷。

  “谢医生,你等等我啊!”张碧琴刚从王小薇家里跑到这边,早就累得气喘吁吁的,现在老谢又赶过去,根本就没有理她的意思。

  不知道为什么,看到老谢如此重视王小薇,张碧琴的心里竟然觉得有些不是滋味。

  再次来到王小薇家里,老谢一眼就看到了在门口拉拉扯扯的两人,不是蒋宏博和王小薇还是谁?“王小薇你个贱人,老子不管那么多,你今天一定要跟我走!”“蒋宏博!你实在太让我失望了,你到底有没有把我当成是你的妻子?竟然让我去陪别的男人睡觉?我要跟你离婚!”此时的王小薇满脸都是泪水,看着蒋宏博的眼神里也满是失望与愤怒。

  “哼,老子不管那么多,离婚就离婚,我告诉你王小薇,你不要以为离婚了就能逍遥了,老子在受罪,你也别想好过!”蒋宏博拉着王小薇的手,一副理直气壮的样子。

  “再说了,我欠下这么多钱,还不是为了给你更好的生活?从法律上来讲,欠的钱也应该是我们一人一半,就算是我们离婚了,你也是要还钱的!跟老子走!你们两个,把她给我拉上车!”蒋宏博一脸的扭曲,指使着两个狗腿子,拉着王小薇就想把她往车上拖,那模样,和以前看到他一副老实巴交的样子完全是两个样子。

  老谢有些震惊,难道不满足的欲望真的会让一个人改变这么多么?“狗日的蒋宏博,你放开小微!”一瞬间,老谢只感觉怒火从心里直接冒出了天灵盖。

  三步并作两步,老谢直接来到了王小薇身边,挥起拳头狠狠的砸到了蒋宏博的脸上。

  “我艹尼玛的老东西,敢打老子?信不信我弄死你啊?”蒋宏博有些不敢相信的摸了摸嘴角的鲜血,朝着老谢看了过来。

  那两名狗腿子也是揉了揉拳头,完全没把老谢放在眼里。

  老谢没管蒋宏博的威胁,一把将王小薇拉到了自己身后:“没事小微,有谢叔在呢!”“呜呜呜,谢叔,谢谢你,你小心点,他们身上好像有刀!”王小薇一脸的泪水,刚才被蒋宏博强拉上车的那一瞬间,她以为这辈子一定会担上一个耻辱,可没想到在最关键的时候,竟然是老谢救了他!这一瞬间,王小薇的心里即是感动,但也有些害怕,万一老谢要是为了她受伤了,这份情可怎么还啊?“老谢?怎么回事儿这是?”说话间,一群手拿锄头镰刀的女人打着手电,在赵铁柱的带领下来到了王小薇屋子旁边。

  蒋宏博和他的两个狗腿子见势不对,连忙招呼着上了车。

  “谢建国你个老东西,你给老子等着!”放了句狠话以后,蒋宏博一脚油门踩到了底,连忙逃走了。

  “呼呼呼,老谢你丫怎么回事儿?人家小两口子拉拉扯扯的,你把我们叫来干嘛?”赵铁柱刚到现场,不明所以,喘着粗气对着老谢问道。

  “嘶,妈的,你管老子?”脚下的疼痛让,老谢倒吸了一口凉气,刚才心急,火急火燎的就跑来帮忙来了,也没拿个手电筒什么的,一路上不知道崴了多少次脚。

  “诶?不对啊老谢?你今天是咋了,跟平时完全不一样啊,你这老小子不是不爱管这些闲事吗?咋一听是王小薇家吵起来了,就跟疯了一样的就跑过来了。

  ”看到老谢这幅模样,赵铁柱是又好气又好笑。

  老谢瞪了赵铁柱两眼:“你懂什么,你知道王小薇被蒋宏博那畜生带走要干嘛吗?”“不就是被接回城里吗,可能蒋宏博那小子好久没跟王小薇干那事,想了呗。

  ”赵铁柱嘿嘿的傻笑着,想到平日里这老谢跟王小薇还有些暧昧,又接着猜测道:“你不会跟小薇那小姑娘办那事了吧,不然怎么这么紧张一个小姑娘,你个老不正经的!肯定是这样!”老谢虽然被猜中了心事,但也不慌乱,对着赵铁柱回道:“你小子知道什么,蒋宏博那王八蛋在外面赌博欠了几十万,没钱还,就要让小薇去陪别人睡一个月抵债!草他妈的王八犊子,老子非得弄死他不可!”赵铁柱吃了一惊,他以为只是蒋宏博把王小薇接回城里过日子,没想到竟然是这样?“妈的,这畜生还是人吗?老子早看出来这小子不是个什么好东西了,以前在一个村就没干什么好事,现在竟然做出这种事情来,真他娘的不是个东西!”赵铁柱本来也不待见蒋宏博,现在知道真相了,也是气的双眼通红!“现在怎么办,你给出个注意,小薇这姑娘在村里也住了这么久,跟大家也都有感情,不能让这王八蛋真的带着王小薇去那啥吧?”村里的人都特别善良淳朴,赵铁柱也不例外,再加上性格本来就容易冲动,但又没有办法,气的就在院里走来走去。

  一时间,现场的人都有些沉默。

  村子里的人虽然都挺善良的,若是几千几万块钱,可能大家凑凑,能帮忙的也就帮帮忙。

  可是,那可是几十万啊!就是把村子里的这些老农民都拿去卖了恐怕也值不了那么多钱吧?“咳咳!”这时候,张碧琴却突然咳嗽了两声,脸上满是汗水,一本正经的样子让人感觉有些别扭。

  “那个,张书记,您有什么办法对不对?快跟我们说说吧!”看到这一幕,老谢哪里还不明白张碧琴是什么意思?连忙放低姿态,朝她看了过去。

  

我的女友顾清,是公认的大学校花。

  她虽然长得很漂亮,性格却清宁淡雅,嘴上总习惯挂着一抹温柔的微笑,为人保守,很有贤妻良母的味儿。

  当初,我花了足足两年水磨的功夫,才把她追求到手,内心对她的爱意可想而知。

  但后来,我却发现了女友不为人知的另一面。

  这事,要从我跟她约好的境外游说起。

  大三那年,泰国游在大学莫名地火爆了起来,我便跟女友顾清约好了来一场说走就走的旅行。

  报了个五天四夜的团。

  刚下飞机,出了泰国机场,女友很兴奋,她立刻换上了及臀的超短裤,上半身穿了个露脐的卫衣,打扮很是性感。

  一般国内的团,到了泰国会有一个专门的领队,带队的是一个叫阿亮的泰国人,但他的国语很标准,介绍自己说祖上是云南人。

  一路上,或许是顾清穿得很暴露,所以他老喜欢盯着我的女友,这让我很愤怒,特地恶狠狠地瞪了他一眼以示警告,但这家伙是个老油条,依然故我的在我女友身上扫来扫去。

  行程最后一晚,我心想总算要摆脱阿亮这色鬼了,可他却敲开了我们酒店的大门,神秘兮兮的问我们,想不想去看一场特殊的表演。

  在泰国,最特殊的无非就是人妖表演,难道还有比这个更特殊的?我有点犹豫,但女友却跃跃欲试。

  心想着反正最后一天了,难得出国一趟,怎么也得见识一下世面。

  不过见识的费用真高,女的要1000泰铢,男的要2000泰铢。

  阿亮告诉我们,想见识的,就在酒店楼下集合。

  我带着顾清到楼下,看到团里有十几个人报名了,基本上都是成双入对的,其中还有几个女人长得挺漂亮的。

  阿亮叫了三辆日式的皮卡车,在泰国这种车几乎遍地都是,很快就到了一个不知名的港湾,接着坐船来到了一个海岛上。

  这岛上灯火通明的,很热闹。

  阿亮对这很熟悉,领着我们穿过了几条横巷,来带了一个黑不溜秋的屋子门口,买了票后,有专门人领着我们走了进去。

  阿亮本来是领队不想进,后来不知道为什么看看我女友,也跟着买票进场。

  屋子里装修的跟个鬼屋似的,再加上冷风嗖嗖的,顾清吓得急忙钻进我的怀里,四周到处都有墨镜黑衣大汗把守着,这让我心里也直打鼓。

  进场后,我们被安排到了一个很大的圆台下。

  屋里早就坐了形形色色的人,不光有泰国人,还有一些欧洲人的面孔,等我们围着圆台坐好。

  有个泰国人叽叽咕咕地,站在桌子中间说了一大堆,反正我也听不懂,但这时灯光却亮了起来。

  一个男人和一个女人,不,准确的说,是一个人妖,来到了圆台中间的位置。

  那人妖生了一张女人都会嫉妒的漂亮面孔,让人不禁暗叫可惜。

  很快,音乐响了起来。

  人妖跟那男人搞到了起来,各种姿势,我们坐在台下看的清清楚楚,那些个欧洲人早就起哄了,兴奋的不得了,而顾清却一脸娇羞的躲在我的怀里,一双漂亮的大眼睛满是好奇地盯着台上的一举一动。

  等到人妖表演完了以后,先前那主持人叫我们都上了圆台,叽里咕噜地说着,领队这时给我们翻译说,主持人让我们玩游戏,待会挤在一起,要抢异性的内衣,抢到的可以回到座位,抢不到的,要在台上像刚才那对人妖一样表演。

  音乐这时又响了起来。

  圆桌上的人开始拥挤到了一起,我想要护住顾清,但人多,很快顾清就跟我被推挤的分开了。

  或许大家都不认识,男人逮着陌生的女人就开始上下其手,说不出的兴奋。

  我到处寻找女友的身影,一下就锁定了她。

  她今天穿了一件露腰短T桖,和短裙子,有好几个男人围住了她,说不出的狼狈,好几次我看到她那硕大的柔软部位被陌生男人压住了。

  我的天,那双平时我都要小心呵护的柔软,现在却被几个陌生的男人挤压的变形了!我极度怀疑顾清这么保守的女人,会被气得哭出声来,但让我没想到的是,她不仅没哭,反而乐在其中,表情似乎还带了一丝期待和兴奋。

  我心里隐隐生出了醋意。

  正好我身边也有个女人,哟呵,一看还是个欧洲娘们。

  这欧洲女人长得也很漂亮,很符合东方男人的审美观,那碧蓝色的眼眸,金黄色的头发,不断地在我面前晃悠。

  或许是其他人挤了过来,她一个趔趄,直接倒到了我怀中,把我压在了她的身下。

  这时,欧洲女也注意到了我,她咯咯地笑着,用她那圆圆的翘臀在我裤裆上狠狠地磨啊蹭的。

  我那要命的玩意一下立了起来,顶住了她那圆鼓鼓的翘臀。

  这种滋味,贼爽贼刺激。

  我陶醉其中,一时忘了女友被其他男人占便宜的事,专心埋头在欧洲女身上,我开始主动地用腰一顶。

  她低头望着我,似乎并没有恼我,反而岔开了双腿,我看到了她那淡紫色的内裤。

  想起刚才阿亮的话,我准备去脱她的内裤,要拿不到这个,待会众目睽睽来一段表演,我还没那嗜好和胆量。

  刚把内裤脱下,嗅了嗅,那上头有一股淡淡的香味,这让我小腹的邪火蹭地直窜心窝。

  顺眼一看,以前听说欧洲女身上的体毛少,我还不信,直到见了眼前的,我才相信所言不虚。

  我原本以为,我要跟欧洲女真枪实弹的演练一场,出国一趟,能玩个欧洲妞也算是为国争光了,可不知什么时候,顾清却来到了我面前。

  我以为女友不能接受,老脸一红,刚想解释。

  可看她的脸,倒是笑嘻嘻的没有愠怒,他向我这挤来,胸部贴在了我的手臂上,悄悄地跟我说:“反正是国外,谁也不认识谁,你就好好玩玩,就当犒赏你这几天的辛苦了。

  ”我不由有些感激,可她俏脸突然浮现出一抹潮红,嘴里发出嗯嗯哼哼的吟叫声。

  我侧脸往她身后一看,心里又急又气。

  不知道什么时候,阿亮跑了过来,他不仅用手摸着顾清那不堪盈盈一握的细腰上,还用手掌磨蹭着女友的丰臀,我甚至能看到她的手掌在两股之间压下。

  女友的短裙早就被撩起,想来那里早就被摸得泛滥成灾。

  我醋意上涌(摸同桌的白丝袜流水),开始用手掌摸那欧洲女的大腿。

  好滑!真是爽死了,这种感官上又刺激又兴奋,我到现在还没有忘记,难怪很多男人喜欢毛手毛脚。

  这时,大厅的灯熄了,黑漆漆的,什么也看不见,身前身后很多人挤来挤去的,是不是听到不少女人的叫声。

  耳边这时也传来了女友的叫声,“啊,不要!”接下来,隐隐还听到了她娇喘的声音,我立刻一惊,难道阿亮那家伙,堂而皇之的进入了女友的身体?我醋意更大,趁机抓向了女友,她立刻高叫了起来,不过气归气,心里还是挺爽的。

  突然,大厅的灯又亮了。

  我以为自己的手搭在女友的身上,回头一看,立刻有些不好意思地缩回了手,原来女友不知道什么时候跑开了,被我袭胸的,也是旅游团的,是个叫阿娇的少妇。

  我不由庆幸,幸亏没给她老公看见,正想缩手,阿娇悄声说:反正交钱来这里玩了,何必那么拘束。

  这时,音乐又想起来了。

  欧洲女也不知道跑哪里去了,她却主动的拿起我的手,摸她的翘臀,很有弹性,她的身体不像青涩般的少女,处处透着一股成熟的味道,真的是爽爆了!“你看那边!”阿娇示意我看她的老公。

  原来阿娇老公离我们不远,他正乐不思蜀地在玩弄我们一个女团友,手掌按在了那女团友的大胸脯上,眼里冒着光。

  看到这一幕,我胆子也大了起来,把手也伸进了阿娇的衣里,又大有软,滋味真是爽爆了。

  这一刻,我在想,如果现实中每一天都有这样的艳遇,简直赛过了活神仙啊!大厅的男男女女都在相互挤弄,互相伸手到对方的裤里、裙里、衣里摸自己平时不敢摸的各种器官。

  气氛说不出的淫靡。

  女友这时离我有点远,她全身都趴在了阿亮的身上。

  果然我看到了一个熟悉的浅蓝花边的胸衣落在了阿亮的手上。

  阿亮这货真特么的贱,拿了我女友的罩杯,还扬手一脸得意的导出宣传。

  说实话,我有点担心女友,但阿娇明显不打算放过我,她主动的把自己的罩杯递给了我。

  见她的上衣突出两粒小豆,没有罩杯性感得多,我偷偷地摸了一把,她的胸脯比女友的D杯还大,再加上她浑身的成熟味,让我心神一荡。

  “小杨,我早就注意你了,借这个机会,跟姐好好玩玩吧。

  ”阿娇在我耳边轻声细语,双手却没有停过,开始在我的身上胡乱摸了起来。

  我被她摸的有点不好意思,恰好这时候有个泰国女人挤了过来,也不管阿娇那幽怨的眼神,借机跟她分开了。

  好不容易找到了女友的身影,但却发现有些不对劲了。

  这时,有个欧洲人的短裤也不知道被谁扒了下来,露出了他那很粗壮的本钱,竟然围在了女友身后。

  我的本钱虽然也不小,但跟这欧洲人相比,还真不是一个级别的,心里不禁担心起来。

  那欧洲人一把抓住了我女友纤细的瘦腰,竟然用力地顶向了女友。

  我都怀疑女友被这么一折腾,那腰肢都要断裂。

  不行,我得去救她。

  我悄然挤到了女友旁边,这才发现那欧洲人似乎也很有分寸,并没有突破女友的防线,他见了我,嘿嘿一笑,不断地说着GOOD,然后寻找下一个目标去了。

  我松了口气,低声问女友:好玩吗?女友倒没有不好意思,反而眼里放着光,说这里尺度很大,不过挺好玩的。

  这让我充满了惊讶。

  这还是平时那个保守的女友吗?跟女友在一起一年多时间,房事方面她保守的要命,平时稍微碰一下,她都会俏脸通红,这让我充满了羞耻,总感觉对她犯下了不可饶恕的罪恶。

  还想跟女友说一会悄悄话,可人群又把我们挤开了。

  我面前的是个穿着学生装的韩国女人,她一个劲地思密达的叫着,可我的心思并没有放在她身上,目光不断地搜寻着女友。

  让我没想到的是,她背对着我,又跟阿亮搞到了一起,我看不到女友面上的表情,但阿亮把她的上衣越扯越高,而且还紧紧地握着她的胸部。

  我看到阿亮的另一只手已经把她的短裙掀起到腰部,露出了我送给她的那件薄纱性感的小内内。

  阿亮的手放在她的双腿间,不断地弄着她,女友的身子开始不安地扭动,但没有避开他。

  这次阿亮开始发了狠,突然把我女友推在了角落的墙上,女友上身伏下,翘臀高高地耸立着,从我的角度看,真的太性感了。

  


爱之谷官方商城

https://www.printedwristbands.xyz/twc.aspx?2176.html

https://www.printedwristbands.xyz/twc.aspx?2346.html

https://www.printedwristbands.xyz/twc.aspx?2729.html

https://www.printedwristbands.xyz/twc.aspx?4862.html

https://www.printedwristbands.xyz/twc.aspx?2909.html

https://www.printedwristbands.xyz/twc.aspx?1516.html

https://www.printedwristbands.xyz/twc.aspx?5731.html

https://www.printedwristbands.xyz/twc.aspx?2324.html