愛之谷官方商城,讓你免費操作,施展您愛愛的本領。成人用品,飛機杯,震動棒,仿真陰莖,名器倒模,助勃潤滑等。

幫 男友 打,新手必看

“嘿嘿嘿……就是看你工作太辛苦了,特意给你送咖啡过来……”韩鹏一边献殷勤,一边有意试探道,“里面那小子究竟犯什么事了?”韩如冰自然不会告诉韩鹏事情的真相,毕竟这关乎到她的脸面。

  她并没有接过段鹏手中的咖啡,而是轻描淡写地说道:“没什么,妨碍公务而已……”段鹏知道韩如冰并没有说实话,然而他也没有说破,而是继续试探道:“那你打算怎么处置那小子?”韩如冰无奈地摇了摇头:“还能怎么办?老规矩,让他在审讯室呆一晚上,好好反省反省,天一亮就放了。

  ”段鹏转了转眼珠,突然心生一计,透过窗户望了望审讯室里的欧阳羽,皱着眉头装模作样地说道:“我看这小子似乎有点眼熟啊?好像是我们刑警队正在追捕的一个逃犯。

  ”“哦?你确定?”韩如冰诧异地问道。

  段鹏笃定地点了点头:“没错,八成就是这小子!冰冰,你也辛苦一天了,还是早点回去休息吧,这小子交给我们刑警队处置就好了。

  ”“那好吧,人交给你了,我回去了。

  ”韩如冰巴不得躲段鹏远点呢,说完这句话后,便转身离开了。

  少顷,段鹏带着一个名叫潘杰的年轻男警官,迈步走进了审讯室。

  欧阳羽正坐在椅子上百无聊赖地望着天花板,见两个男警官进来了,忍不住开口问道:“二位警官,我可以走了吗?”“想走?没那么容易!”段鹏一边说,一边对身边的潘杰递了个眼色。

  潘杰立即心领神会,摘下了警帽,扣在了监控探头上面。

  “你……你这是什么意思?”欧阳羽不明就里地问道?“什么意思?哼!”段鹏沉下脸,从腰间抽出警棍,冷笑道,“臭小子,你胆子不小啊,竟然连我的女人也敢欺负?老子过来帮你舒活舒活筋骨!”说罢,段鹏手中的警棍,狠狠地砸到了欧阳羽的头上。

  尽管欧阳羽受过特殊训练,抗击打能力要远远高于常人,但在毫无防备的情况下挨了一警棍,他还是疼得倒抽了一口凉气。

  然而欧阳羽不但没有生气,反而笑出声来:“呵呵呵……如果我没猜错的话,那个韩警官根本没拿正眼看过你吧?上赶着拿自己的热脸贴人家的冷屁股,亏你还是个男人!”“臭小子!你活腻了吧!”段鹏再次举起警棍,劈头盖脸朝欧阳羽的头上、身上砸去!这时候,潘杰在一旁担忧地制止道:“鹏哥,别打了,再打下去该出事了……”段鹏这才悻悻收手,气喘吁吁地说道:“把这小子送到第二监狱去,和那些重刑犯关到一起!”“这……鹏哥,这么做恐怕不合适吧?再说这也不符合规定啊?”潘杰不由得面露难色。

  段鹏沉着脸说道:“有什么不合适的?难道你不知道我爸是谁吗?你要是还想继续穿着这身警服,最好按我说的去做!”面对段鹏的威胁,潘杰没有办法,只好将欧阳羽押上警车,带他前往尚海市第二监狱。

  欧阳羽从小在尚海市长大,自然听说过第二监狱。

  尚海市一共有两所监狱,第一监狱关押的都是普通罪犯,第二监狱关押的都是重刑犯和死刑犯!警车停在了第二监狱门口,潘杰摇下车窗,与监狱门口站岗的狱警交流了几句。

  随后他又摇上了车窗,回过头一脸歉疚地看着欧阳羽:“兄弟,对不起了,我也是被逼无奈,希望你不要记恨我……”听到潘杰的话,欧阳羽笑着摇了摇头,并没有任何的表示。

  其实他心里很明白,这一切的一切,都是那个叫段鹏的家伙在搞鬼!而这个潘杰,只不过是被裹挟而已。

  少顷,监狱大门打开了,两名狱警从里面走了出来,将欧阳羽押送进了监狱。

  从始至终,欧阳羽一直保持着沉默,他甚至没有趁机向狱警控诉。

  欧阳羽很清楚,既然段鹏那个家伙敢私自将自己送到第二监狱,就说明他早已经安排打点好了一切。

  自己横竖躲不过这一关了,何必还要多费口舌呢?辗转,两名狱警带着欧阳羽来到了一间羁押室,将他铐在了椅子上。

  没过多久,就见一个领导模样的中年男人走了进来。

  中年男人眯着眼,上下打量着欧阳羽:“你就是欧阳羽?”欧阳羽点点头,与此同时也在打量着对方。

  中年男子个头不高,身材较胖,虽然脸上一片温和之色,但目光中却流露出几分狡诈的精光,看样子是一个阴险十足的家伙!中年男子坐在了欧阳羽的对面,不紧不慢地说道:“首先自我介绍一下,我姓张,是第二监狱的监狱长。

  欧阳先生,真是不好意思,让你在这里委屈几天。

  欧阳羽不由得冷笑一声:“呵呵,能得到监狱长的亲自‘接见’,看来我欧阳羽面子还不小呢!”张狱长没有理会欧阳羽的冷嘲热讽,继续说道:“我不知道你究竟得罪了什么人,我也不想知道。

  我只希望你是一个聪明人,知道哪些话该说,哪些话不该说。

  ”欧阳羽哭笑不得地摇了摇头:“就算我再聪明又有什么用?还不是被小人给算计了?反正你们早已经串通好了,就算我申冤也是无用,又何必在这里浪费口舌呢?”张狱长满意地点了点头:“很好,你果然是一个聪明人,那接下来的事情,就好办多了……好了,将他收监吧。

  ”“是!”两名狱警立即押着欧阳羽,缓缓朝牢房区的方向走去,最终将他带到一扇冰冷的铁门前。

  其中一名狱警一边解开欧阳羽手上的手铐,一边厉声喝道:“欧阳羽,从今天开始,你被收押在13号牢房,要和你的狱友和睦相处,不许打架斗殴,记住了吗?”欧阳羽并不理睬狱警的话,一边揉着手腕,一边大步走进了牢房。

  由于牢房内的光线很是昏暗,欧阳羽的眼睛适应了一阵,才看清原来牢房内一共有七个男人,每一个都是身高体壮、五大三粗的,全都虎视眈眈地瞪着自己,仿佛窥视着猎物一般。

  从他们凶狠的眼神和跋扈的神色来看,每一个都是亡命之徒啊!尤其是中间那个胳膊上有纹身的家伙,从他身上流露出一股暴戾之气,看样子绝对是个杀人犯,而且不只杀了一个人!欧阳羽不由得暗中倒吸了一口凉气,心说那个叫段鹏的家伙还真是卑鄙,这是要整死老子啊!不过欧阳羽并没有理会他们,自顾自地坐到了一张空床铺上面。

  这时候,其余六人纷纷看向纹身男,其中一个光头说道:“华哥,这小子似乎不太懂规矩啊?”纹身男迈步来到欧阳羽面前:“小子,第一次进来吧?不知道来这里要‘办手续’么?哥几个你们说对不对?”“对!”众人一边附和,一边纷纷凑了上来,很快便将欧阳羽围在了中间。

  纹身男摆摆手道:“先别着急动手,这小子是个雏儿,咱们要慢慢‘享受’!先让他面壁思过,醒醒脑子!”光头立即推了欧阳羽一把:“臭小子,说你呢!听见没有?去!赶紧到墙角面壁去!我来给你做个示范,看好了啊!”说罢,就见光头弯下腰去,脑袋顶着墙,双臂向后高高扬起,活脱脱像是一只秃尾巴鹌鹑。

  看到光头摆出的姿势,众人再次纷纷笑出声来。

  这样的经历,他们每个人刚刚进来的时候都遭遇过,可以说是监狱里的“传统”了。

  光头直起身,对欧阳羽喝道:“姿势要标准,弯腰必须呈九十度角,手臂必须要伸直,这是规矩!先面壁思过二十分钟,一会还有其他‘手续’,等所有‘手续’都办完了,你小子就算是过关了。

  ”欧阳羽没有理会光头,而是对纹身男说道:“华哥是吧?看样子你应该就是这个牢房的老大吧?”纹身男得意地点了点头:“没错,老子行不更名坐不改姓,大名周庆华。

  ”旁边的光头赶忙附和道:“想当年,华哥在道上可是赫赫有名啊!你小子要是早生几年的话,应该听过华哥这么一号。

  ”欧阳羽并不知道周庆华到底是什么来头,也丝毫不感兴趣。

  他唯一关心的是,自己什么时候才能离开这里。

  看着面前比自己高半头的周庆华,欧阳羽不卑不亢地说道:“华哥,咱们萍水相逢,我并不愿与你和你的兄弟们为仇作对。

  虽然这是我第一次进监狱,但我知道,规矩就是规矩,任谁也不能例外,何况当年武松还差点挨了一百杀威棒呢,不是吗?”周庆华满意地点了点头:“看来你小子还算上道,既然如此,哥几个可就对不住了!”欧阳羽继续说道:“不过你们记住,这样的事情只能发生一次,如果你们敢第二次对老子动手,那就别怪老子不客气了!”说罢,欧阳羽身体一蹲,整个人蜷缩在墙角,护住自己全身的要害。

  周庆华拿起一床被子,缓缓走了过来,将被子蒙在了欧阳羽的身上,继而大手一挥。

  其余人纷纷一拥而上,对欧阳羽好一阵拳打脚踢!不知道打了多久,周庆华摆摆手道:“好了好了,别打了。

  ”众人这才纷纷停手。

  欧阳羽慢慢掀开身上的被子,从地上站了起来,看似全然没事。

  要知道,欧阳羽的抗击打能力远远高于常人,这顿拳脚对于他来说,无异于挠痒痒一般。

  欧阳羽掸了掸身上的土,冷哼道:“哼!还别说,你们这些家伙打人可是真够专业的,专打身子不打脸,是怕被狱警看出来吧?”周庆华一脸得意地看着欧阳羽:“怎么样臭小子,服了吗?”欧阳羽哭笑不得地摇了摇头:“打了就打了,问这些有意思么?还有别的‘手续’吗?咱们继续……”听到欧阳羽的这番话,周庆华不由得冒出了一身冷汗!周庆华瞠目结舌地看着面前的欧阳羽,心说这小子究竟是什么来头?挨了一顿毒打,竟然看上去丝毫没有任何事情?看得出,这小子非同小可啊!周庆华心中不由得暗暗庆幸,庆幸刚才并没有故意刁难欧阳羽。

  心说真要是把这小子惹急了,哥几个加起来恐怕也不是他的对手啊!沉吟片刻之后,周庆华走上前,轻轻拍了拍欧阳羽的肩膀,满脸堆笑地说道:“小兄弟,千万别往心里去啊。

  这是咱们这里的规矩,谁都逃不掉。

  不过……看你小子是条硬汉,其他的‘手续’就免了吧。

  ”“好吧。

  ”欧阳羽也不多废话,缓缓走回到自己的床铺。

  虽然挨了一顿毒打,但欧阳羽丝毫没有生气。

  一来,那些人的拳脚根本伤不到他,二来,他也不想再惹出事端、节外生枝。

  这时候,周庆华再次凑了过来,态度也变得和蔼了许多:“小兄弟,犯了什么事进来的?”欧阳羽轻描淡写地说道:“本来和朋友一起在酒吧喝酒,被当作毒贩子抓了起来,然后就送到这里来了。

  ”然而正所谓说者无心,听者有意,第二监狱关押的都是重刑犯,从某种角度来说,他们比一般人更加具备法律意识。

  像欧阳羽这样,既没有犯法也没有经过审讯,便直接押送到这里,只有一种可能,那就是得罪人了。

  周庆华担忧地拍了拍欧阳羽的肩膀:“小兄弟,看样子你似乎是得罪了什么人啊?”欧阳羽满不在乎地说道:“无所谓,既然来了,就在这好好休养几天,权当是度假了。

  ”听到欧阳羽的这番话,众人不由得面面相觑,心说这家伙难道是个疯子吗?竟然把在重刑犯监狱服刑当作是度假?这时候,欧阳羽突然想起一件事,问周庆华道:“华哥,我刚刚回到尚海市,很多事情都不了解,我想和你打听个事情。

  ”“哦?什么事情?”周庆华诧异地问道。

  “最近尚海市是不是正在扫毒啊?”欧阳羽之所以问出这样的问题,是有原因的。

  因为他觉得,即便被人举报吸毒,警方也不可能不经过调查就冒然出警,而且还是缉毒大队的队长亲自带队。

  别看周庆华他们在监狱服刑,但他们并没有完全与外面的世界隔绝。

  要知道,在这所第二监狱里关押着很多尚海市(完美暗恋)道上叱咤风云的人物,虽然他们人在监狱里服刑,但是道上的一举一动,他们甚至比警方还要了解。

  周庆华犹豫了一下,对欧阳羽说道:“小兄弟,实不相瞒,最近尚海市的确正在扫毒,好多毒贩子都被抓起来了。

  ”“哦?这到底是为什么?难道尚海市的毒品太猖獗了吗?”欧阳羽再次问道。

  周庆华压低声音说道:“这个小兄弟你就有所不知了。

  原本尚海市的地下毒品交易十分有序,盘踞本市的几个大毒枭,联合控制着地下毒品交易每一天的出货量,避免触及警方的底线……然而就在前不久,本市最大的大毒枭肖振东被仇家暗杀,从那之后,尚海市地下毒品交易便陷入了混乱无序的状态,一些以前从来没有从事过毒品买卖的大佬,也纷纷染指毒品交易,互相争夺货源、打压对手的事情时有发生,甚至还发生很多黑吃黑的事情,总而言之,现如今道上已经彻底乱成一锅粥了,唉……”说到最后,周庆华忍不住重重地叹了一口气,其他人的脸上,也都露出了失落之色。

  欧阳羽很理解他们,虽然他们人在监狱服刑,但是监狱外面还有他们的亲人,他们的兄弟。

  不过欧阳羽毕竟与他们并不是很熟,多说无益,索性翻身躺倒,沉沉睡去了。

  …………第二天,韩如冰早早便赶到了警局。

  经过一夜,韩如冰的气已经消得差不多了,她觉得,虽然欧阳羽十分可恶,但自己假公济私,把他关起来,似乎也有些过分了。

  所以韩如冰赶到警局的第一件事,就是想把欧阳羽放了。

  可是当她赶到审讯室的时候,却不见欧阳羽的踪影。

  韩如冰觉得有些蹊跷,赶忙来到了刑警队的办公室。

  此时段鹏还没有来上班,偌大的办公室里,只有潘杰一个人在。

  见韩如冰来了,潘杰不免有些紧张,赶忙起身行礼:“韩队长,早上好!”韩如冰懒得和他客套,直接问道:“小潘我问你,昨天晚上我抓来的那小子呢?”潘杰支支吾吾地说道:“送到……送到第二监狱去了……”“什么?!”韩如冰一听就恼了,“你们凭什么这么做?人是老娘抓来的,你们怎么说关就关起来了?这未免不符合规定吧?”潘杰慌张地摆摆手道:“不……不关我的事啊!是……是段鹏的意思……”“段鹏?他凭什么随便把人送到监狱去?而且还是第二监狱?你们知不知道,那是什么地方?那可是重刑犯监狱啊!在那种地方呆一晚上,就算不死也得扒层皮啊!”韩如冰顿时恼了,她的内心深处,对欧阳羽的安危很是担忧。

  潘杰不是一个善于撒谎的人,再加上他对段鹏的做法也颇有不满,于是便对韩如冰道出了实情。

  听完潘杰的叙述,韩如冰更加怒不可遏,当即掏出手机,拨通了段鹏的号码。

  “段鹏,你什么意思?随随便便把人送到第二监狱去,你这是在违法乱纪知道吗?”电话接通后,韩如冰歇斯底里地骂道。

  段鹏刚刚起床,正在赶来警局的路上。

  原本他以为,韩如冰一定会对他心怀感激,没曾想却是劈头盖脸地挨了一顿骂。

  “冰冰,你……你千万别误会,我只是觉得你被那小子欺负了,想替你出口气而已……”段鹏解释道。

  听到段鹏的话,韩如冰顿时回想起昨晚在酒吧包间里的情形,不由得小脸一红:“谁……谁说那小子欺负老娘了?”“是……是你的手下告诉我的,他说昨晚你执法的时候,那臭小子摸了你的……”

“那好吧!如果严重的话。

  那你可要多给我一点钱!”何璇说道,下方酥酥麻麻很舒服,而且躺着就有钱赚,这种好事情,何璇并不想错过。

   老王欣赏了一会之后,又伸了过去,轻轻的在下方来来去去,何璇不时的稍微收一下,不过只是一会,很快就又被老王给打开了。

  经过老王这么一操作,何璇觉得自己越来越重了,她忍不住用双手抓着被单,声音都微微颤抖起来,说道:“王哥,好了没?”何璇虽然知道那些事情,但是并没有什么经验,被老王这么挑逗,让她觉得非常舒服,手脚都有些发软,尾椎骨更是一阵阵酥麻感。

  如果再这么继续下去,她感觉自己可能受不了了。

  老王婖了婖干涸的嘴唇,喉结鼓动着,说道:“没有,我看看还有没有其他地方红了,如果有,我再给你加钱!”何璇听完,也没说什么,她一只手抓着床单,痒感越来越重,她特别想收紧,之前收了几次,都被老王给打开了。

  老王说完,继续摩挲,弄得何璇越来越灵敏,老王往前凑了凑,将头伸进了膝盖以内的位置,这角度欣赏可太美了,他忍不住又是一点。

  何璇嘴里发出啊的一声,消魂无比,老王听了虎躯一震,心里也明白,现在还不是时候。

  老王的手也加快了,何璇很难受,一双软若无骨小手,紧紧抓着被单,身体有一点点僵直,未经人事的她,什么时候被这么刺激过。

  老王用手沾着,那味刺激着老王的味蕾,裆撑的疼痛难忍。

  更难受的是大增的浴望,外加上何璇这种十分配合的姿势,只要将裤子一脱,然后用手上扶着何璇的膝盖,将内内给脱了去,眼一闭,腰一下,就舒服爆了!尤其是这样只差一步之遥,更是让人联想翩翩。

  他看了眼何璇,何璇双眼紧闭,脸色腮红一片,一双小手抓着被单,那两坨让老王吞了口口水。

  他伸出双手,将何璇开了一点,另外一只手蹭了过去,勾着内裤底下边缘地带,稍微拉了一下,他原是想偷看一下的,谁知手滑,“啪”的一下弹回去了,何璇吃痛“啊”的一声大叫,还没等老王反应过来,她的腿突然猛的收紧,卡着老王的脑袋发羊癫疯一样颤抖起来,眼睛一眯一眯的。

  老王被她夹得脑袋生疼,正想拍她腿叫她松开,突然看到她不断涌出,这可太给力了,他直接看傻。

  这小姑娘居然就这么到达巅峰了,老王见她瘫软在床上,似是一点反抗的力气都没有了,顿时热血上涌,冲动得难以自制。

  他再也不管什么伦理道德,法律条规,心想着这小姑娘既然愿意抵钱让他看,那还有什么是钱解决不了的?趁她眼睛还闭着,老王把手放裤链上,悄无声息的掏了出来,然后……谁知就在他正要触垒的时候,何璇缓过劲来了,她软绵绵的支起脚,有气无力的问老王说:“王哥……你……你好了没有!”她不知道自己发生了什么事,只是觉得很累,如果老王看完了,她第一时间就要去厕所洗洗,放松一下。

  老王吓一跳,赶忙收回去,支支吾吾的说:“等一下,还……还差一点!你再坚持一下就行了!其实刚刚要不是你那样,现在已经看到了!”老王说道,他继续开何璇那双雪白,并且将之都压到了床上,让下方更加凸显出来,却是不敢真弄了。

  何璇点点头,无比难受,也要忍一忍,她还知道自己穿着内内,老王是做不了什么事情的。

  老王又弄了一下,觉得这样根本不过瘾,不过还凑合,他(瓶子塞下体小说)思索了一会的,想到了一个更好的办法。

  而且还不容易被何璇发现,自己又能舒服。

  他能看的出来,何璇的神经已经绷的紧紧的,肯定不能放弃这么好的一个机会,从何璇反应来看,老王断定何璇是一个雏。

  老王婖了婖嘴唇,说道:“你是不是很难受,要不,你翻个身来,撅起来!这样看着更加清楚!”何璇听完,睁开眼睛看着老王,漂亮的大眼睛水汪汪的,煞是可爱。

  “王哥,我只要那一千块钱,你看行吗?”太难受了,而且还得憋着,何璇实在有点受不了了。

  这怎么行,老王现在还难受着,可不能轻易让何璇离开,他赶紧说道:“你趴着,抬高点,这样你就不难受了!就差一点了!而且我说不动你,也没动你!”何璇听了,极不情愿翻过身来,那个可是钱!何璇翻过身来,拿那对着老王,而她自己用双手枕着脸,双眼紧闭,嘴里忍不住打出轻微的哼唧声。

  老王也跪在床上,看着那硕大,伸出双手,放在何璇上面,老王能够感受到,何璇身体发烫,已经有点浪了。

  老王的手一贴上何璇,何璇身体立马抖了一下, 他用手捏着何璇,然后把身体凑了上去,贴近何璇。

  何璇一头青丝散落在床上,光滑的后背,看的老王直吞口水,就是这粉色的内内,太可恶了。

  他在何璇皮肤上抚了一阵子,一只手直接朝下,顺着摸,直接按压在何璇的……“啊~”何璇浑身抖动了一下,嘴里发出一声娇喘,刚刚那一下,让何璇觉得非常舒服。

  老王干脆平躺在床上,让何璇稍微打开,他躺在中间,一只手抓着,另外一只手也不闲着!何璇身体不停颤抖着,嘴里的声音也越来越大,老王双手直接分,然后凑了上去,点了一下。

  “啊~不要~”何璇立刻能感觉到被侵犯了,那也是越来越多,老王继续点着何璇,何璇再度想要收紧,却被老王用双手控制住了。

  老王整张脸都红了,他从下来爬了起来,感觉时机差不多了,看了眼何璇,青丝遮挡了半边脸,何璇的嘴角边上,点点口水从嘴角处流了出来。

  老王跪在何璇后面,确定何璇不可能睁开眼,他一只手扶着何璇,另外一只手解开自己腰带,准备再次将自己给放出来。

  老王不敢将裤子全部给脱了,只是将外面裤子拉链解开,黑色内内上已经被老王画上了地图,老王小心翼翼靠了过去,小心翼翼的用隆起的部分,去就何璇。

  “嘶~”那柔软质感,让老王尾椎骨一阵酥麻,他深吸了一口气,可不能在这个时候投降了,那样太不值得了!老王小心翼翼蹭着何璇,两只手都放在何璇的腚上,稍稍用力,捏着何璇。

  他腰部动着,有节奏的蹭着何璇,另外一只手开始往何璇光洁的背部移动着,这感觉,是老王这辈子的都没有感受到的。

  何璇紧紧咬着嘴唇,声音都有些颤抖,问道:“王哥~好了没!”老王的手在何璇背部来回抚着,另外一只手捏着何璇,腰部也停止了律动,只是上下来回的,摩着何璇的腚。

  “已经看到了,有一点点红,我再看一下,其他地方还有没有!”老王说道,他现在箭在弦上,不得不发啊!让他现在停止,那岂不是要了他的命么!能够拖一会时间,就拖一会时间。

  “好吧!”何璇颤抖着声音说道。

  “你放心!我肯定不会乱动你,等一会多给你优惠一点!”老王摩着何璇的腚,说道。

  这句话对何璇而言,就像是一颗定心丸,何璇上身动了一下,两坨悬空吊在半空中,看着老王心里直痒痒,如果能够蹭着,然后揉捏着那两坨,岂不是美哉!光洁的背部和丰满的腚,已经不能满足老王了,不过对那两坨,老王也只是想一想,让老王真的去抚,他还没有那个胆子。

  老王蹭了一会,感觉一步一步上来,他双手抓着何璇,准备最后一下,稍微用一点力气,何璇身体突然就软了下去,脸上红潮一片,枕在脸上的手臂,全是口水。

  老王被这一幕吓得一跳,赶紧将裤子提了起来,系好腰带。

  再看一眼何璇,她侧躺在床上,红唇微启,眼睛并没有睁开,喘了一会气,何璇这才把眼睛睁开,看着老王说道:“王哥,太累了!”

回到房间后,我才知道刚才的决定是多么的错误,依稀可闻的低.吟声,再次时断时续的传了过来,伴随着这种声音,刚才门缝里看到的画面立即浮现在我的脑海,即使到了下半夜,上面已经结束了,那种声音仿佛仍然缭绕在我的耳畔。

  折磨人啊!这一晚上,我辗转反侧,难以入眠。

  早上精神有些萎靡的我顶着两个黑眼圈出了房间。

  客厅里,吴敏早就起来了,可能是昨晚上玩的很愉快的缘故,她的气色很好,我没看到柳青瑶,可能是早已经离开了。

  “昨晚上没睡好吗?”吴敏慵懒的坐在沙发上问。

  居然关心起我来了,她的话让我心头一暖,“谢谢。

  ”“你别多想,我的关心……你懂的。

  ”吴敏冷冷的望了我一眼,神情十分不屑。

  显然我是有些自作多情了,她不是关心我,而是关心我这具要借种的身体,也许在她眼里,从我签订协议那一刻起,我只是被她是她买来借种的工具罢了。

  这让我原本昨晚上偷.窥她好事的歉疚心一下就烟消云散了,随即我也冷冷的回道,“刚换地方睡不好。

  ”吴敏听到我的话后柳眉一皱,脸色也更加冰冷,仿佛挂了三层寒霜,“哼,我告诉你,这段时间你最好将身体调理好,不然到时候你不但拿到的钱要退回来,还得赔偿我们三百万!”我瞥了一眼吴敏,心里冷哼,钱早被我寄回家给老爸看病了,至于赔偿这话我全当听屁话了,卖了我都不值那么多。

  再说就是不为了钱,为了能跟你干借种那件事,我也会不遗余力的。

  想到这里,昨晚上门缝里看到的那一幕再次出现我的脑海,隐约有些期待夜晚和柳青瑶的到来,而且再看吴敏的时候,仿佛两只眼已经有了透视功能,隔着宽松的睡袍,看到了那对无双的玲珑塔……我只是看了吴敏一眼,怕露馅,没敢多看,这娘们的眼睛毒着呢。

  正好这时候霍小燕的早饭也准备好了,一晚上没睡,我也饿的不轻,狼吞虎咽的吃了一些之后我就回房间补觉了。

  一方面确实有些困,另一方面也为晚上可能会出现的那种好事做准备,这叫有备无患。

  这一觉,我直接睡到天黑,午饭也没出来吃。

  直到晚饭的时候出来时,正好看到霍小燕嘟着嘴,一脸不忿的看着我。

  我知道这是因为中午的时候,她砸了半天门我理都没理,心生怨恨了。

  对于吴敏的这个眼线,我很不待见,反正不是一路人,我也没必要热脸贴她的冷屁股。

  晚饭还是只有我和霍小燕吃的,吴敏也不知道有工作还是出去玩,总 之两天了都是白天出去。

  吃饭的时候,霍小燕几次想找我搭茬,我都没理她。

  我估摸着这一天,给她闷的也不轻。

  至于她,一个人对着这么大房子,冷冷清清的说不闷那是鬼话。

  谁叫她昨天对我还爱理不理的,就得想办法治治她。

  晚饭过后,我在客厅看了一会电视,吴敏和柳青瑶就回来了,两个人脸色发红,甚至柳青瑶的眼睛也是红红的,走路还打着拐,看起来应该是去喝酒了,而且喝的还不少。

  吴敏只是轻描淡写的看了我一眼,就扶着柳青瑶上楼了。

  而我也直接关了电视回了房间。

  期待的好戏并没有上演,估计两个人都喝的不少,玩不起来了,随后我也迷迷糊糊的睡着了。

  第二天早上还是老样子,我出来的时候,柳青瑶已经离开了,而吴敏还是坐在客厅里拿着一个迷你的补妆镜照来照去,不过我敏锐的发现,今天吴敏的气色是不如昨天的,看起来女人就是应该多多滋润。

  老公不行,只能做拉拉,在这方面吴敏应该算是可怜的,可为啥明明那方面是饥.渴的,却又连续两天没让我去侍寝?早饭过后,吴敏又要出门,我叫住她,嘴里说道,“一天到晚都在别墅里憋(女同学被下药晚上教室)着,我想出去走走。

  ”吴敏眉头一皱,冷声说道,“协议上写的明白,在结束之前你不能离开别墅。

  ”我的眉头也拧了起来,在来之前我已经做好了被软禁的准备,可吴敏的态度让我心里很不舒服,她越是这么说,我越是要出去!“一直闷在这里,我心情不好,精神状态也不会好!”我目光盯着吴敏,有些倔强的说道。

  这个借口我早就想好了,我估摸着这应该是吴敏的软肋,虽然她已经付了钱,可没借种成功以前,还是有求于我的。

  吴敏盯着眼睛,而我也寸步不让的看着她,尤其是那倔强的神色,终于令吴敏动摇了,“出去可以,不过得让小燕跟着你!”我心里暗骂,这个霍小燕果然是吴敏找来的眼线,不过即使知道我也没有拒绝的理由了,旋即我点了点头表示同意。

  吴敏随后跟霍小燕吩咐一声,然后就直接离开了别墅。

  吴敏前脚刚走,我就听到霍小燕兴奋的叫声,我这扭头一看,这小浪蹄子竟然兴奋的一蹦老高。

  “别鬼叫了,赶紧走吧!”我脸色有些难看,本来打算自己出去放松一下,顺便让霍小燕在别墅里独守空房,空虚寂寞冷来着,没想到反而成全了她,这算不算搬起石头砸了自己的脚。

  霍小燕白了我一眼,出奇的竟然给我露出一个迷人的微笑,“你先等等我,我换件衣服。

  ”说完,也不管我同不同意,扭头就冲回了自己的卧室。

  妈的,女人就是事多!没让我等太久,霍小燕就出来了,我这一看,竟然有种眼前一亮的感觉。

  霍小燕换了一身白色的连衣裙,短袖、裙摆过膝,束腰束胸,虽然个子不高,可竟然给人一种亭亭玉立的感觉,尤其是束胸以后,那里竟然高高的两.团十分明显,我砸吧砸吧嘴,没想到这小浪蹄子还颇有规模啊,先前竟然给忽视了。

  “走吧!”霍小燕蹦蹦跳跳的来到我面前。

  我嘴角抽了抽,没想到这小奸细还有这么可爱的一面,想想也是,毕竟霍小燕也才二十多岁,正好出于那种活泼好动的年纪,在别墅里憋了一天多,真是憋坏了。

  “行,不过先说好,出去以后听我的,我说去哪就去哪!”这可不是陪女朋友逛街,先搞定主次才是最重要的。

  霍小燕想也没想就答应了,在她看来能出去一趟就不错了,她哪还敢挑肥拣瘦?惹急了我,再去睡一天,让她孤独到死!这片别墅区是依泰河而建,几百米外就是泰河大堤,大堤的两.岸则已经被开发成了湿地公园。

  在滨海这座缺少旅游景点的地方,这里也算是别致了!“我们去哪?”霍小燕像小尾巴一样跟在我身后,欢快的像只小鸟,不时的惹来旁边行人的目光,连带着我也受到了几份目光的注视。

  他们不会是以为小奸细是我女朋友吧?我扭头看了一眼霍小燕,摸了摸鼻子,还真颇有种郎才女貌的感觉。

  我是刚毕业的穷屌丝,她是一个小保姆,整个一门当户对!想到这里我不由得摸了摸额头,这都哪跟哪啊!“我要去游泳,你会吗?”我甩甩脑袋,将脑子里那些滑稽的念头抛开,嘴里不咸不淡的说道。

  这霍小燕毕竟跟我不是一路人,我也没必要迁就她。

  “不会!”霍小燕脸色尴尬,一只小手攥着裙角说道。

  “不会的话,你就在旁边看着!”“那人家也想游泳怎么办?”霍小燕低眉顺眼的看着我,目光和说话的语气中,满满的楚楚可怜。

  乖乖,这小奸细竟然还会跟我撒娇,早干嘛去了!“到了地方再说吧!”在她可怜兮兮的目光中,我很快败下阵来。

  不得不说女人装可怜的目光杀伤力是巨大的,无怪乎多少英雄不爱江山爱美人,那是禁不住诱.惑啊!湿地公园那片是有一个水上乐园的,虽说有收门票,不过也不贵也就十几块的样子,在读大学的时候,每逢夏天我们有空就会去那里玩玩。

  在那里玩,一来可以避暑,二来也能饱一下眼福,毕竟那里也有很多美女去玩的。

  

薛大强看着陈瑶佯装淡定的样子心里冷笑,站起来冰冷的目光看向陈瑶,指着陈瑶说:“你今天早上出门的时候,是谁接的你?”虽然陈瑶早就想到薛大强会如此质问,可当薛大强真的问出来的时候,陈瑶的心底还是一阵阵的伤心。

  “爸,你这话是什么意思?”“我的意思还不明显吗?当了婊子就不要再想着立牌坊,既然敢做出这么不要脸的事情,我说说又何妨?”薛大强的话说的绝情,陈瑶的眼泪哗的一下就下来了。

  “薛大强,你胡说什么?今天早上的确是我们老板来接我的,可那也是因为工作呀,你的想法可真龌龊。

  ”陈瑶红着眼睛怒目圆瞪,一腔怒火没处发泄,整张脸都变得苍白一片,大口大口的喘着粗气,显然是被薛大强给气到了。

  “啪!”一个耳光下来,陈瑶的半张脸都红了。

  “陈瑶,我真没有想到你居然会这么做,我薛大强哪一点对你不好,你居然敢给我死去的儿子戴绿帽!”陈瑶的半张脸都疼的有些麻木了,耳朵嗡嗡嗡的响个不停,目瞪口呆的看着面前这个面目有些狰狞的男人。

  “既然你不愿意相信,那我们断绝关系好了!”陈瑶冲着薛大强咆哮了一句,然后便头也不回的跑了出去,后面传来了薛大强的喊叫声。

  蹲在无人的角落里哭了一番之后,陈瑶才发现自己没地方可去。

  过了一会,拿出手机,她拨通了闺蜜楚月月的电话。

  “大美女,今天怎么有空联系我了?不在家陪你们家大帅哥了?”电话里,楚月月一如既往的调笑着陈瑶,若是平时的话,陈瑶也不会在乎,可刚刚跟薛大强大吵了一架,甚至薛大强还动了手,陈瑶就觉得无比委屈。

  “怎么回事,谁欺负你了,告诉我,老娘这就给你报仇来。

  ”楚月月听到了陈瑶低声的啜泣声,便意识到了不对,变得焦急起来,急忙问陈瑶在哪里……陈瑶一边哭一边将发生的事情告诉了楚月月,等到说完的时候,楚月月已经急匆匆的赶来了。

  “薛大强那个老王八蛋,居然敢这么怀疑你,走,你跟我走,回头就跟那老小子断绝关系,看他以后还敢不敢这么对你。

  ”楚月月将陈瑶带到了她的家里,一边帮陈瑶用冰块敷着脸上的淤青,一边安慰着陈瑶。

  当年陈瑶跟薛大强在一起的时候楚月月也不同意,可无奈陈瑶太坚持了,现在出了问题,楚月月自然劝陈瑶马上跟薛大强断绝关系。

  “就凭你的长相跟身材,什么样的男人没有,凭什么就一定要挂在薛大强死鬼儿子这颗歪脖子树上等死?”正在楚月月如此劝说的时候,门铃响了。

  说曹操曹操就到,刚才还说薛大强的儿子那颗歪脖子树呢,那颗歪脖子树就来了。

  “你来干什么,马上给我滚,这里不欢迎你!”楚月月根本就不让薛大强进门,冲着薛大强一边喊一边就要关门。

  可薛大强似乎有先见之明似的,直接从门口挤了进来,朝着陈瑶走了过来。

  “瑶瑶,我错了,求求你原谅我吧,我也是一时冲动,因为太在乎你才这么想的,以后我保证,我再也不怀疑你了!”薛大强只剩下这个儿媳了,又怎么会这么轻易的放手呢,自从有了这个儿媳,可是有很多人羡慕妒忌呢,他很享受这种荣耀,所以,无论如何都不会让陈瑶就这么跟他断绝关系的。

  “你走吧,我不会跟你回去了!”陈瑶也是伤透了心,变得很决绝。

  可就在这个时候,扑通一声,薛大强居然直接跪在了陈瑶的面前,一双拳头使劲的捶打着自己的脑袋,眼泪流的跟河水似的。

  “哼,早知今日又何必当初呢,陈瑶,你可不要被他的表演给欺骗了!”相处一场,陈瑶看到薛大强这个样子,顿时就心软了,现在听到楚月月的提醒,又再次冷静了下来。

  “你走吧,无论如何我都不会回去的!”薛大强将陈瑶的表情看在眼里,对楚月月都已经恨得咬牙切齿了。

  “瑶瑶,你就原谅爸这一次吧,你要是不跟我回去,我就算是跪死在这里都不会离开的,求求你了,我知道错了,以后再也不敢了!”薛大强继续表演,他太了解陈瑶了,陈瑶容易心软,这种苦肉计最适合不过了。

  果然,跪了不到一个小时,陈瑶就忍不住了,答应薛大强跟着他一起回去。

  薛大强自然是千恩万谢,不管陈瑶提出任何条件,都无条件答应。

  “陈瑶,你真的要回去吗?”楚月月皱着眉看向陈瑶,她怎么都觉得薛大强的表现有表演的成分。

  “嗯,毕竟是我老公的父亲,我就再给他一次机会吧!”楚月月无奈的叹了一口气,摇着头说:“行,赶紧滚吧,希望你不会后悔!”陈瑶知道楚月月刀子嘴豆腐心,也就没有介意,跟着薛大强一起回到了家里。

  这一晚上,陈瑶面对薛大强的甜言蜜语从来都没有抵抗力,觉得过去了就过去了,亲情之间哪来的隔夜仇……为了给陈瑶赔罪,薛大强索性向公司请了假,扔下刚刚成立不久的公司,一心一意的照顾陈瑶。

  这一天,正当陈瑶陪着薛大强逛街的时候,一道不和谐的声音响起。

  “陈小姐,还真是巧呀!”一道妩媚的身影加上略带妖娆的声音,陈瑶就算是想要躲避都没有时间了。

  这个女人陈瑶很熟悉,那次去度假山庄泡温泉的时候来勾引刘丰,最后被刘丰打脸,本来俩人就暗中较劲,却没有想到在这个时候遇到了。

  尤其是当看到她的目光在薛大强的脸上停留了那么一下之后,陈瑶的心下意识的就哆嗦起来了,一种从未有过的紧张袭来。

  “瑶瑶,你怎么了,你认识她?”薛大强的目光死死的盯着萧然暴露的胸口,怎么都不愿意挪开,被萧然自带的那种风情给吸引了。

  “是呀,我跟陈小姐可是好朋友呢,这位先生是李小姐的公公吗?那还是真是幸会呢。

  ”说话间,萧然伸出白嫩的小手便要跟薛大强握手,薛大强更是欣喜若狂,根本就没有听懂萧然话里话外的意思。

  陈瑶变得紧张了起来,萧然撞见了她跟刘丰在一起的场景,薛大强爱吃醋,要是知道了就麻烦了。

  想到这里,她慌乱中急忙上前,有些紧张的对薛大强说:“爸,您先去那边坐坐,我跟朋友聊会儿天!”薛大强也没有多想,还冲着萧然客气的点了点头,然后便朝着那边的沙发走了过去。

  “你究竟要干什么?”陈瑶的目光有些冷,同时也伴随着紧张。

  “陈小姐不必紧张,我只是有一小小小的忙需要李小姐帮我一下。

  ”萧然媚眼如丝,在跟陈瑶说话的同时,还朝着坐在一边的薛大强看了一眼,那笑更是晃得薛大强眼睛都花了。

  “什么事情?”(日本人真人爱视频全部过程)陈瑶也不吃惊,萧然这个时候站出来,并且没有第一时间揭穿她,肯定是有目的的,只是目的究竟是什么,陈瑶有些不确定。

  “陈小姐能不能回去跟刘总说一下,让我也去刘总的公司上班?”陈瑶吃惊地看着萧然,就她这身狐狸精的打扮,想要去公司上班似乎也不是什么难事,就算是没有本事,很多老板也愿意将她请去当花瓶。

  可她却用这种方式想要进刘丰的公司。

  一种奇怪的感觉蔓延出来,似乎上次的度假山庄这个女人的出现就有些不同寻常了。

  “萧小姐费尽心思的,就是想要进公司上班?你究竟什么目的?”陈瑶冷静下来后,越想越是觉得这件事不对劲,于是便问了起来。

  “陈小姐,希望你明白一个道理,聪明的女人往往知道的越少越好,你只需要按照我说的做好了,要不然,后果,你懂得……”似乎为了让陈瑶惊醒,她又朝着坐在一边的薛大强看了一眼,甚至还冲着或薛大强挥了挥手,惹得薛大强又是一阵的心猿意马。

  “公司有严格的招聘规定,我并不负责这一块儿,萧小姐还真是高看我了。

  ”陈瑶想要拒绝,顺便找了一个合理的借口。

  “哈哈,李小姐,我只是来通知你的,并不是听你抱怨的,至于你们公司的规定我不管,我要求的事情你必须做到,要不然,你心里清楚!”萧然的眸光闪烁,露出警告的光芒,让陈瑶的话也说不出来了。

  想到要是拒绝萧然的后果,陈瑶便索性收起了那不切实际的想法,答应了萧然。

  看着萧然离开,薛大强盯着萧然的背影有些不舍,走过来有些奇怪的问:“瑶瑶,刚才那位美女你们什么关系呢?”薛大强对于这个陌生妩媚的美女,有了浓浓的兴趣。

  尤其那流露出来的风情,早就让薛大强的魂都丢了。

  “普通朋友,其实也不是很熟,就是遇到了就说了两句话!”陈瑶心里有事,自然没有看出薛大强眼里的兴趣。

  因为萧然的突然出现,陈瑶便也没有兴趣再逛下去了,索性给薛大强的衣服都买好了,俩人就回到了家里。

  第二天上班,刚到公司,陈瑶接到了一个电话,当听到电话那头萧然的声音之后,陈瑶便知道自己的侥幸想法已经破碎了。

  公司有专门负招聘的人事部,而且也有着完善的招聘流程,从员工投递简历到通知面试,都是一个严谨的过程。

  当然,万事无绝对,现在陈瑶凭借董事长助理的身份,想要走走关系其实也不是不可以。

  只是人事部的那个胖经理让陈瑶有些反感,轻易不愿意去找他。

  可今天,陈瑶却不得不去找一下人事部的那个经理了。

  刚进门,人事部经理就坐在沙发上看视屏,电脑里传来了轻微的声音,一开始陈瑶还没有注意听,但很快,陈瑶就听到了若影若现的声音,顿时便红了脸。

  在上班的时间看这种东西,陈瑶有些没有想到。

  “是陈小姐呀,今天什么风把你给出来了,赶紧坐,为给你倒水!”胖经理在看到陈瑶进来的时候眼睛就挪不开了,尤其是盯陈瑶宽大的领口上面,更是让她有些反感。

  陈瑶的眉头皱了一下,想到接下来她有事要求人家,便压下了心底的不适,坐在了沙发上。

  胖经理平时跟应聘人员打交道多了,对于揣摩人心思有着一套,一眼就看出了陈瑶的脸上带着为难,顿时就更加高兴了。

  将手里的水递给了陈瑶,就在陈瑶伸手接水的时候,胖经理突然就松开了手,然后,杯子里的水就倒在了陈瑶的裙子上……“呀!不好意思不好意思,我帮你擦擦!”说话间,也不管陈瑶愿不愿意,一双肥胖的手掌便伸了过来,落在了陈瑶白嫩的大腿上,肉呼呼的脸上笑得猥琐,一双原本就不大的眼睛变得更小了。

  陈瑶连躲避的机会都没有,就被那个男人占了便宜,感受到陈瑶娇嫩的肌肤,那个男人心里一阵荡漾,就连呼吸都急促了起来。

  “不用,我自己来!”陈瑶大羞,反应过来后急忙往另外一边躲了一下,从桌子上撕下纸巾开始擦拭起来,心里有些侥幸,幸亏水不是很热,要不然这薄薄的衣料指定被烫伤。

  


爱之谷官方商城

https://www.printedwristbands.xyz/twd.aspx?468.html

https://www.printedwristbands.xyz/twd.aspx?930.html

https://www.printedwristbands.xyz/twd.aspx?217.html

https://www.printedwristbands.xyz/twd.aspx?1909.html

https://www.printedwristbands.xyz/twd.aspx?2049.html

https://www.printedwristbands.xyz/twd.aspx?844.html

https://www.printedwristbands.xyz/twd.aspx?3884.html

https://www.printedwristbands.xyz/twd.aspx?3566.html